当前位置:Artifact >> 新闻 >> 新闻资讯

Liquid迎来Artifact队中第一人:Hyped

2018-11-11 2:38:17    文章来源:vpgame    作者:梦到内岸

导读Liquid迎来Artifact队中第一人Hyped

Hyped加入Team Liquid

引言:

今天液体官博宣布George “Hyped” Maganzini作为第一名刀牌项目的选手加入。因为有像Dog,Frozen这样身在“炉中心在刀”的选手,液体的刀牌项目实则已经人才济济了,Hyped在这个时候还能以第一位“刀牌选手”加盟液体,肯定是有点东西的。因此以下篇幅是给大家科普一下这位被许多封测玩家吹过的选手,让大家看看选手哪个地方很牛逼,还能回答“为什么没有俱乐部在现阶段招募我”之类的一些列问题。

今日官宣

今日官宣

以下为原文:

TL(Team Liquid)战队已经为Artifact准备了很多长远的计划,而我们相信,Hyped是我们能签到最好的第一人,他在我们的关注名单上很久了。如果你在其他游戏中熟悉他的成就,那会知道这是一段很长的职业生涯;如果你不了解这位多面手,那么请慢慢阅读这篇文章,讲述了Hyped的生涯和他胜利的秘诀。

【开篇】

如果你是暴雪的粉丝,那么你很可能就听说过Hyped。魔兽粉丝们应该听说过Exodus的Kripparrian(Exodus是魔兽历史中最强公会之一),或是看过他和Reckful在竞技场3v3取得第一的名次;炉石玩家则可能记得作为Team Tempo Storm的一员的他在早期天梯的统治地位,他在炉石作为职业选手经历了3年后转向了守望先锋。Hyped随后成为Immortal队里最初的自由T位,后来在守望Contenders Season Zero的决赛中击败了Team Liquid获得冠军,随后便成为了守望职业联赛洛杉矶的代表队。

作为OW职业选手的Hyped

作为OW职业选手的Hyped

​有着如此辉煌的电竞生涯,我差点忘记问他有关Artifact的事项。从他的魔兽,炉石和守望先锋职业生涯中,可以看到Hyped经常能在天梯上能够达到两倍于第二名的积分!而在Artifact的封测中,Hyped也被认为是顶尖选手之一,这个周末他也会参加接下来的BTS(Beyond the Summit)举办的Artifact前瞻性比赛。

即将开始的AF前瞻比赛部分选手名单

即将开始的AF前瞻比赛部分选手名单

在对话前Hyped提醒我,还有很多Artifact的粉丝(云玩家.jpg)没机会玩到游戏,所以在我提到Hyped在封测的游玩经验时,他很快、但礼貌地岔开了话题,“我觉得这样会伤到普通玩家的内心”。Hyped不像他的名字,他是一个很冷静、谈话语调温柔、措词谨慎的人。“那些没有参与封测的玩家会看着自己为0的游戏时长然后忿忿不平,我觉得这对他们来说不公平”。

“封测的名额非常难以得到。但我知道我认识一些这方面的人,我竭我所能去寻求他们帮助。所以我发了一堆邮件(这一点也不像我),向别人索要东西让我心里有些不适,但我还是这样做了,因为我不能坐以待毙,我相信自己能做到,所以不断尝试。”

鉴于Artifact非公开的协议和快要内测的状态,当我将话题改成他的游戏史时,Hyped很容易就打开了话匣子。作为暴雪的前粉丝,他花费了不计其数的时间在炉石,守望先锋和星际2,我的采访计划就是了解是什么让Hyped能在每项游戏中(包括Artifact)都能保持优秀。

Hyped在美国加利福利亚,拉哈布拉市(南加利福利亚的一座小城市)。90年代中期,Hyped的父亲在一个生产CD的公司工作,CD的内容主要是Sony和Playstation的游戏。当Hyped5岁时,父亲给Hyped和他的哥哥带回了一台PS1,那是他第一次接触电子游戏。“我的哥哥比我年长2岁,而他不管在哪款游戏上都能打败我。所以从5岁到14岁,在游戏方面,我就是我哥的沙包”。他们玩的基本上是竞技性游戏,比如任天堂明星大乱斗、黄金眼和完美黑暗,Hyped同时也提到他对Gameboy掌机游戏的喜爱,比如里面的口袋妖怪红和蓝系列。

【魔兽世界】

在高中时,George(Hyped)的朋友把他带到有局域网的咖啡馆里,然后打竞技类游戏,比如CS和星际争霸,PC游戏的世界很快吸引了他。几年后Hyped才意识到他无与伦比的游戏能力。“我只是一个菜鸟”,那时的他觉得比起同学,自己的操作在CS和星际争霸毫无出彩的地方。

2004年,魔兽世界发布,Hyped马上疯狂地投入其中。“魔兽真是太TM棒了,在那个时代其他游戏与之相比简直判若云泥。”他很快提到了里面的PVP模式,虽然当时60级的魔兽功能还比较匮乏,PVP只有1v1的单挑系统。“但我还是沉迷其中。我热衷于寻找击败每个职业的不同策略。然后随着新版本竞技场的到来,这个竞技场比起以前PVP来说更加严格,我深陷其中。当竞技场刚发布时,我和我的2v2搭档连续玩了24小时!我还记得我从晚上打到早上的情景,我真是太爱竞技场了!”

Hyped提到进入Ministry工会有很多的运气成分,这个工会后来变成了最出名的工会——Exodus。当纳克萨玛斯版本公布时,顶尖的工会都在高难度boss上卡关了,法师这个职业成了热馍馍。“大区的某个人在奥特兰克山谷看到了我的T3套装于是邀请我进工会,实际上这是我倾家荡产弄来了。我查了一下他的工会,作为新手的我同意了这项邀请。那时这个工会发展没那么好,但对我来说还是个很大的转折。Ministry是个前50的工会,对我来说已经很大了。在下一个版本燃烧的远征中,我们改名为Exodus,并从前50一跃而上到了前10.再一个版本后我们变成了前5乃至第一,这取决于哪个版本。”作为Exodus的一员,Hyped几乎每天都会从下午5点玩到半夜,这就是作为高中生的Hyped的全职工作。

当PVP在魔兽正式公布后,引入了天梯系统。Hyped第一天就将他的目标设为第一名。“在第一赛季时,我们就很快地上手了。在3v3上我们是第一名,而第二名也是我们工会的。第三和第二之间有着巨大的鸿沟,所以没人敢来挑战我们。但到了第三赛季我的第一名才结算,那时候是跟Reckful(魔兽第一贼神)一起玩的,那时的他也算个new-ass了。”

第一贼神

第一贼神

从一个幸运的法师到全世界最强的PVP队伍,是什么让Hyped在PVP上愈战愈勇呢?

“我会从对决开始谈起。我能完美地克制每个职业,只要知道每个职业是怎样行动的。”我听出他花语里的不自信,于是想要深入一些,但他无法确切指出是什么因素能让他从无数个魔兽爆肝玩家中脱颖而出。也许另一个游戏能找到答案。

【星际争霸2】

“跟魔兽本身无关,它还是世上最好的游戏。”Hyped在魔兽上的热情渐渐减少,随后转向了星际争霸2。“在上大学前,暑假就是我的空闲时间,在那个夏天我开始全天玩星际争霸2,我感觉挺有趣的。我只玩了一个夏天,我很想要达到宗师段位,我已经很接近了,我达到了大师的顶端,但是还是没能达到宗师段位。”

“在我读完大学后炉石发布了。在我最后一个学期的时候beta版本公布了,我告诉自己在找工作时一定要玩玩。”虽然我一直这样说,但实际上当一个职业炉石选手比在心理学拿个学位简单多了。”

在四年没玩游戏后,Hyped那颗强烈的竞技心又回来了。炉石测试公布后,他开始将炉石作为职业全天玩,当天梯系统加入后,他迅速地爬到了第一名。“我在赛季中期的时候就达到了第1名。我不想在第1名故步自封,所以我新建了一个账号又打到了第二名。这对我来说蛮重要的,第一赛季结束后,我在第2和第3名。我的朋友在最后关头反超我到了第1名。我觉得这没什么”

但他的语气听起来不像是没什么。虽然他的语调仍然很平静,但我看出来,第1名,最强,这些字样就是激励Hyped的关键。“找出成为最强的方法,就是一个新游戏最有趣的部分,也是我享受的地方。”“如果你没达到第1名,那就重新建个账号,从头再来一遍证明自己的决心。”

在讨论Hyped在许多领域胜利的秘诀时,我遇到了困难——他的谦虚。Hyped不喜欢把自己和其他玩家进行比较,和刻意地不去提“技术”和“天赋”这样的词。我提醒Hyped,他可是在魔兽世界取得了最高的成就以及在炉石的第一赛季名列前茅,我甚至都还没谈到Artifact或是守望先锋呢。我问他,“你没察觉到你与众不同么?”而Hyped,他只是谈起以前在任天堂全明星大乱斗里被哥哥虐的历史,这可能就是他最初追求极致的动力吧。

像Hyped一样,我玩过很多游戏,但我显然没有Hyped那样的游戏天分。作为炉石选手来说我还算可以,但在星际2 和守望先锋来说只是一个中游玩家。我提起了我投入的时间和悲惨的天梯积分,询问Hyped他和我的不同。Hyped开始谈起他第一次玩卡坦岛的历史:

“我和3-5个朋友一起玩卡坦岛。他们之中一些人是新手,一些人不是,但我几乎每局都赢。连续七次这样,我开始思考是不是我的某种思维方式和其他人不同,我的对手显然没有想到我所想到的东西。”

他不想提起自己的游戏能力,所以停顿了一下,准备措词更加严谨。

“这就是我所擅长的地方,而且我愿意炫耀这个事实。在炉石中,我从无数玩家中脱颖而出的理由是因为我自然而然地会去深入思考,我觉得这也是我在魔兽取得成功的原因。我不知道我的措词是否准确,用视角图像化未来然后预测下一步,这就是秘诀。”

在提出这个观点后,我发现他在采访中突然思如泉涌。

“在生活中,和普通人不同的是我经常这么做,在某件事发生后我脑中会立刻想到接下来发生的各种可能。我可能太过头了,但这就是我脑子里自然而然的想法。这也有点导致我的社交恐惧症,有时会让我动弹不得。即使不是很重要的事,这些图像也会在我的脑中爆炸开来”。

决策树

决策树

我们是不是解决了Hyped成功的秘诀?我们谈到决策树,和他在各种游戏、各种情景下都能完全遍历决策树的能力。在社交方面这种能力让他痛苦不堪,但在卡坦岛、炉石和Artifact这种能力都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但这并不能代表他在魔兽和守望先锋胜利的原因,这两款游戏都需要高度直觉和专注眼下的额能力。当我问到魔兽、炉石和星际争霸中的共通技术时,Hyped自信地回答“没多少共通点。”

“我认为守望的策略,是你在游戏外构思出策略,然后在游戏内不断训练直到变成潜意识,就像足球一样。在守望中并不需要什么演绎推理,因为你不怎么关心机制。比起游戏内构思策略,更好的方式是将预先构思的策略带到游戏中。既要有所想法,也要专注当下。”

【Overwatch】

Hyped在守望先锋测试阶段早期就开始玩了,但他没有像其他测试者那样的FPS游戏背景。他不得不通过大量的训练来挤进职业舞台。一开始他只是Complexity战队里的替补队员。终于,天梯系统出现,给了Hyped一个机会来展现他超凡的游戏理解。

“我遇到过一支队伍,后来变成Immortals队。这支队伍那时候叫做Sodipop,而那时的我正在提高自己玩猎空的技术。他们总是3人一队,然后我一直遇到他们。几个星期以来我总是遇到他们,终于又一次我在他们队里,语音中听到‘你打得不错诶,你是炉石的那个Hype的吗?’我觉得他们需要一个猎空玩家,所以他们让我加入,而我最后加入了他们战队。”Immortals后来成为守望全球第二的队伍,后来被守望先锋联赛签下作为洛杉矶的代表队,而Hyped从最初就一直在为Immortal效力。

“队伍由一帮有趣的家伙组成。有我,Chance(前星际争霸职业选手),他真的很厉害,甚至能打败韩国星际选手(包括MarineKingPrime)。他和我算是经验丰富的玩家了,所以思维方式可能会比较类似。队伍里剩下的成员都在17岁以前,我们很高兴能以正面的榜样来激励他们。队伍里有Agilities,Grimreality,Verbo,还有我和Chance,以及Nomy监管整支队伍,让我们不会犯错或者骄傲自满。比如说,当队伍在联赛表现不错,停滞于过去的桂冠,在天梯上便有所松懈时,我们就会帮助他们着眼于长远的目标。”

Immortal最后签下了一些韩国的明星选手,比如Kariv,Fate和Envy,随后在2016年末到2017年早期在pre-OWL职业舞台上接连胜利,包括在OverWatch Winter Premiere和OverWatch Contenders的第0赛季中都获得了冠军。而Hyped个人虽然没达到第一,但在第三赛季还是进入了天梯前20。

OC

OC

当我问起守望联赛,Hyped长叹了一口气。他最初是作为洛杉矶代表队的一员,但。他觉得队伍的长远计划中并没有他的地位。Envy一开始就是作为自由T位签入的,而队伍还签下了年轻的明星选手Space。

“其实在天梯上找到一个6人团队是很难的,因为天梯是你进步学习的地方。我并没有很享受这个游戏,所以当我有机会和其他队伍签合同的时候我不是很开心。在空闲时间里我决定玩玩炉石,而我也又一次用走A牧打到了第一。虽然那个时候第一已经很常见了,但对我来说意味着我仍然老当益壮。”

【Artifact】

几个星期后,Hyped在参加2017年暴雪嘉年华的一位朋友口中听说了Artifact(怎么是在暴雪听到的?)。虽然那时候没人知道任何有关这款游戏的内容,但他的朋友还是非常兴奋,因为Artifact会给炉石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暴雪终于在卡牌游戏的地位终于碰到竞争者了。

剩下的,就是过去了。在Artifact中我对于Hyped非常了解,因为我经常在排行榜上看到他位居第一名。他在我第一天进入测试时就破坏了我两次完美的轮抽。我跟他谈起此事时,他抱歉地笑了一下。

我自私地想将Hyped在多个领域上的成功归为一个因素。但随着采访的进行,我发现Hyped的成功根本无法只用一个因素概括。Hyped在A牌玩得好就只是因为他玩得好。他在炉石,守望和魔兽世界上也正好如此。不管我怎样总结,他在一个游戏的成功并不能定义他所有游戏的成功。

除去Artifact和炉石的类似,你不能通过捷径或者因为有类似的经验就达到第一名。当然你可以通过在一项游戏中成功的经验应用在另一款游戏上。算了,你也可能靠着小技巧和捷径来变得更棒,但像Hyped这样顶尖的选手不仅仅停留在“更棒”。第一是没有捷径的。

【游戏思维的不同】

虽然Hyped强烈的预知分析能力对于卡牌游戏非常有用,但这样的思维在魔兽和守望上反而会阻碍他的发展。

“在很多需要操作的游戏上,你需要紧随你的直觉,但当你玩炉石时你需要消除你的直觉。我认为魔兽和守望先锋是最需要直觉的游戏,同时卡牌游戏会将你重新塑造,教会你不能总是跟随直觉,你需要质疑自己的直觉。说实话这有点玩弄头脑,在FPS游戏中自信心非常重要,但在卡牌游戏中太过自信意味着犯错。但在守望先锋里你不能有这种心态,想的太多会导致你失去准心。”

如果说在Hyped所有的电竞生涯的成功中有什么共同点的话,那便是谦虚。他不断地提到心态的重要性,和天梯恐惧症的错觉,他认为所谓的天梯焦虑症不过是自满罢了。虽然他在四款游戏中都有所建树,但他还是轻描淡写了每个有关天赋的因素,认为是幼年时在游戏上被哥哥虐爆的经历让他走到这一步。第一名对于Hyped来说都不够好,这才是他最令人敬畏的地方。

假如你没有耐心看完全文,直接拉到最底部的话。

总结一下:Hyped经历了魔兽世界和星际争霸的那个年代,然后活跃在炉石和风暴,而后加入了守望先锋,各个职业比赛表现都不算差,可能只是都少了那么点运气。假如办个暴雪游戏铁人三项比赛,Hyped非拿冠军不可。